中医药学习网

张锡纯醴泉饮及临床各家医案

醴泉饮   

 

醴泉滋阴治喘嗽,脉数而弱肺肾休

山药生地天玄草,参赭牛蒡服之瘳

 

  【主治】:治虚劳发热,或喘或嗽,脉数而弱。

 

  【组成】:生山药(一两)、大生地(五钱)、人参(四钱)、玄参(四钱)、生赭石轧细(四钱)、牛蒡子(炒,捣,三钱)、天冬(四钱)、甘草(二钱)

 

  【方解】:劳热之证,大抵责之阴虚。有肺阴虚者,其人因肺中虛热薰蒸,时时痒而作嗽,甚或肺中有所损伤,略一动作, 辄发喘促,宜滋补肺阴,兼清火理痰之品。有肾阴虚者,其人因肾虚不能纳气,时时咳逆上气,甚或喘促,宜填补下焦真阴,兼用收降之品。若其脉甚数者,陈修园谓,宜滋养脾阴。盖以脾脉原主和缓,脉数者必是脾阴受伤,宜于滋阴药中,用甘草以引之归脾,更兼用味淡之药,如薏米、石斛之类。特是人身之阴,所盖甚广,凡周身之湿处皆是也。故阴虚之甚者,其周身血脉津液,皆就枯涸。必用汁浆最多之药,滋脏腑之阴,即以溉周身之液,若方中之山药、地黄是也。然脉之数者,固系阴虛,亦系气分虚弱,有不能支持之象,犹人之任重而体颤也。故用人参以补助气分,与玄参、天冬之凉润者并用,又能补助阴分。且虑其升补之性,与咳嗽上逆者不宜,故又佐以赭石之压力最胜者,可使人参补益之力下行直至涌泉,而上焦之逆气浮火,皆随之顺流而下;更可使下焦真元之气,得人参之峻补而顿旺,自能吸引上焦之逆气浮火下行也。至于牛蒡子与山药并用,最善止嗽;甘草与天冬并用,最善润肺,此又屡试屡效者也。

 

  初制此方时,原无赭石,有丹参三钱,以运化人参之补力。后治一年少妇人,信水数月不行,时作寒热,干嗽连连,且兼喘逆,胸膈满闷,不思饮食,脉数几至七至。治以有丹参原方不效,遂以赭石易丹参,一剂咳与喘皆愈强半,胸次开通,即能饮食,又服数剂脉亦和缓,共服二十剂,诸病皆愈。以后凡治妇女月闭血枯,浸至虚劳,或兼咳嗽满闷者,皆先投以此汤,俾其饮食加,身体强壮,经水自通。间有瘀血暗阻经道,或显有癥瘕可据者,继服拙拟理冲汤,或理冲丸以消融之,则妇女无难治之病矣。若其人胸中素觉短气,或大便易滑泻者,又当预防其大气下陷(大气下陷详升陷汤)。用醴泉饮时,宜减赭石、牛劳子,并一切苏子、蒌仁、紫菀、杏仁,治咳喘套药皆不宜用。

 

  按:短气与喘原迥异。短气者难于呼气不上达也。喘者难于吸气不下降也。而不善述病情者,往往谓喘为“上不来气”,是以愚生平临证,凡遇自言上不来气者,必细细询问,确知其果系呼气难与吸气难,而后敢为施治也。

 

  又按:方书名咳喘曰“咳逆”,喘曰“喘逆”,因二证多由逆气上干也。而愚临证实验以来,知因大气下陷而咳喘者,亦复不少。盖肺悬胸中,必赖大气以包举之,而后有所附丽,大气以鼓舞之,而后安然呼吸。大气一陷,则包举之力微,肺即无所附丽,而咳嗽易生。鼓舞之机滞,肺必努力呼吸,而喘促易作。曾治一少年,泄泻半载方愈。后因劳力过度,觉喉中之气不舒,五六呼吸之间,必咳嗽一两声,而其气始舒。且觉四肢无力,饮食懒进,诊其脉微弱异常。知其胸中大气下陷,投以拙拟升陷汤,数剂而愈。

 

  又:曾治一人,年近五旬,素有喘疾。因努力任重,旧证复发。延医服药罔效。后愚诊视其脉,数近六至,而兼有沉濡之象。愚疑其阴虚不能纳气,因其脉兼沉濡,不敢用降气之药。遂用熟地、生山药、枸杞、玄参大滋真阴之药,大剂煎汤,送下人参小块二钱,连服三剂脉即不数,仍然沉濡,喘虽见轻,仍不能愈。因思此证得之努力任重,胸中大气因努力而陷,所以脉现沉濡,且其背恶寒而兼发紧,此亦大气下陷之征也。亦治以升陷汤,方中升麻、柴胡、桔梗皆不敢用,以桂枝尖三钱代之。因其素有不纳气之证,桂枝能升大气,又能纳气归肾也(理详参赭镇气汤下),又外加滋阴之药,数剂全愈(详案在升陷汤下)。按此二证之病因,与醴泉饮所主之病迥异,而其咳喘则同。必详观升陷汤后跋语,及所载诸案,始明治此二证之理。而附载于此者,恐临证者审证不确,误以醴泉饮治之也。

 

  沈阳娄某,年二十二,虚劳咳嗽,甚形贏弱,脉数八至,按之即无。细询之,自言曾眠热炕之上,晨起觉心中发热,从此食后即吐出,夜间咳嗽甚剧,不能安寝。因二十余日寝食俱废,遂觉精神恍惚,不能支持。愚闻之,知脉象虽危,仍系新证,若久病至此,诚难挽回矣。遂投以醴泉饮,为其呕吐,将赭石改用一两(重用赭石之理详参赭镇气汤下),一剂吐即止,可以进食,嗽亦见愈。从前五六日未大便,至此大便亦通下。如此加减服之,三日后脉数亦见愈。然犹六至余,心中犹觉发热,遂将玄参、生地皆改用六钱,又每日于午时,用白蔗糖冲水,送服西药阿司匹林(药性详参麦汤下)七厘许。数日诸病皆愈,脉亦复常。

 

  沈阳苏某,年三十许,劳嗽二年不愈,动则作喘,饮食减少。更医十余人,服药数百剂,分毫无效,贏弱转甚,来院诊治。其脉数六至,虽细弱仍有根柢,知其可治。自言上焦恒觉发热,大便三四日一行,时或干燥。遂投以醴泉饮,为其便迟而燥,赭石改用六钱,又加鸡内金二钱(捣细),恐其病久脏腑经络多瘀滞也。数剂后饭量加增,心中仍有热时,大便已不燥,间日一行。遂去赭石二钱,加知母二钱,俾于晚间服汤药后,用白蔗糖水,送服阿司匹林四分之一瓦,得微汗。后令于日间服之,不使出汗,数日不觉发热,脉亦复常,惟咳嗽未能全愈。又用西药几阿苏六分,薄荷冰四分,和以绿豆粉为丸,梧桐子大,每服三丸,日两次,汤药仍照方服之,五六日后咳嗽亦愈,身体从此康健。

 

  【方名释】:本方为张锡纯所拟制。张氏认为,劳热之证,责之阴虚,并说:“阴虚之甚者,其周身血脉津液,皆就枯涸。必用汁浆最多之药,滋脏腑之阴,即以溉周身之液,若方中之山药、地黄是也。”张氏喻“浆汁最多之药”如醴泉,故方以“醴泉”名之。

 

  醴泉,是指甘美的泉水。《论衡●是应》:“泉从地中出,其味甘若醴,故日醴泉。”醴,是一种甜酒,又为中药剂型之一,指药酒。《史记●大宛列传》引《禹本纪》言:“河出昆仑。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,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。其上有醴泉,瑶池。”在古时人们认为,醴泉出为瑞应之事,故《礼记.礼运》中日:“故天降甘露,地出醴泉。

 

  【临床应用】:慢性支气管炎总有效率 97%。组成:人参、玄参、半夏、杏仁、厚朴各12g,生地黄、牛蒡子、天门冬、生赭石、补骨脂各15g,山药50g,甘草10g。10 次为1个疗程,口服2~4个疗程,配合穴位埋线、注射。[吴步炳,王宝库。穴位埋线、注射与醴泉饮加减治疗慢性支气管炎110例.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,2009,18 (7): 764 - 765]

 

  【临证提要】本方有益气养阴、清热降逆之功,用于虚劳发热咳喘。张锡纯提出本方临证时使用的注意事项,一是短气、便泻,因大气下陷所致,宜减赭石、牛蒡子;二是虚劳闭经,兼瘀血阻滞者,先用此方,继服理冲汤或理冲丸。

 

创建时间:2021-06-30 18:24
浏览量:0
收藏

注: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、验方、偏方等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,不能作为处方,请勿盲目试用,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!

版权声明:我们注重分享,文章、图片、视频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异议,请告知小编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我们将近几年来发表在国内医学期刊和内部资料中的经典医案、单方、验方及民间偏方加以筛选,把其中经过临床验证、疗效显著的整理汇集成文,关注公众号《验方偏方锦集》ID:yfpfjj,每天都有精彩文章与您见面哟

首页    张锡纯    张锡纯醴泉饮及临床各家医案
收藏

中医医案

收藏

验方

张锡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