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药学习网

张锡纯:正心汤

 正心汤歌诀  

 

定心汤中用龙眼,柏枣萸肉乳没先

生用龙牡疗怔忡,因热而病生地添

 

 

  【主治】:心虚怔忡

 

  【方药】:龙眼肉一两、酸枣仁五钱(炒捣)、净萸肉五钱、柏子仁四钱(炒捣)、生龙骨四钱(捣细)、生牡蛎四钱(捣细)、生明乳香一钱、生明没药一钱

 
  【加减】:心因热怔忡者,酌加生地数钱。若脉沉迟无力者,其怔忡多因胸中大气下陷,详观拙拟升陷汤后跋语及诸案,自明治法。
 

  【方论】:《内经》谓:“心藏神”。神既以心为舍宇,即以心中之气血为保护。有时心中气血亏损,失其保护之职,心中神明遂觉不能自主,而怔忡之疾作焉。故方中用龙眼肉以补心血,枣仁、柏仁以补心气,更用龙骨入肝以安魂,,牡蛎入肺以定魄,魂魄者心神之左辅右弼也,且二药与萸肉并用,大能收敛心气之耗散,并三焦之气化亦可因之团聚。特是心以行血为用,心体常有舒缩之力,心房常有启闭之机,若用药一于补敛,实恐于舒缩启闭之运动有所妨碍,故又少加乳香、没药之流通气血者以调和之。其心中兼热用生地者,因生地既能生血以补虚,尤善凉血而清热,故又宜视热之轻重而斟酌加之也。

 

 
  西人日:人身心肺关系尤重,与脑相等。凡关系重者,造化主护持之尤谨,故脑则有头额等八骨以保护之,而心肺亦有胸胁诸骨以保护之。心肺体质相连,功用亦相倚赖,心之功用关系全体,心病则全体皆受害,心之重如此。然论其体质,不过赤肉所为,其能力专主舒缩,以行血脉。有左右上下四房,左上房主接肺经赤血;右上房主接周身回血;左下房主发赤血,运行周身;右下房主接上房回血过肺,更换赤血而回左上房;左上房赤血,落左下房入总脉管,以养全体;右上房回血,落右下房上注于肺,以出碳气而接氧气。故人一身之血,皆经过于心肺。心能运血周流一身,无一息之停,即时接入,即时发出,其跳跃即其逼发也,以时辰表验试,一分钟跳七十五次,每半时跳四千五百次,一昼夜计跳十万八千次。然平人跳不自觉,若觉心跳即是心经改易常度。心房之内左厚于右,左下房厚于右下房几一倍。盖左房主接发赤血,功用尤劳,故亦加厚也。心位在胸中居左,当胁骨第四至第七节,尖当胁骨第五第六之间,下于乳头约一寸至半寸,横向胸骨。病则自觉周遭皆跳,凡心经本体之病,或因心房变薄、变厚,或心房之门有病,或夹膜有病,或总管有病,亦如眼目之病,或在明角罩,或在瞳人,或在睛珠,非必处处皆病也。大概心病左多于右,因左房功用尤劳故耳。心病约有数端,一者心体变大, 有时略大,或大过一半。因心房之户有病拦阻,血出入不便,心舒缩之劳过常度。劳多则变大,亦与手足过劳则肿大之理相同。大甚则逼血舒缩之用因之不灵矣;一者心房门户变小,或变大,或变窄,或变阔,俱为非宜。盖心血自上房落下房之门,开张容纳血入后,门即翕闭,不令血得回旋上出。其自下房入总管处亦有门,血至则开张使之上出,血出后门即翕闭,不令血得下返。若此处太窄、太小,则血不易出;太大、太阔则血逼发不尽,或已出复返,运行不如常度矣。再者心跳,凡无病之人心跳每不自觉,若因病而跳,时时自觉,抚之或觉动。然此证有真有假,真者心自病而跳也,或心未必有病,但因身虚而致心跳,亦以真论。若偶然心跳,其人惊惧,防有心病,其实心本无病,即心跳亦暂时之事,是为假心跳证,医者均须细辨。凡心匀跳无止息,侧身而卧,可左可右,呼吸如常,大概心自不病。所虑跳跃不定,或三四次一停,停后复跳不能睡卧,左半身着床愈觉不安,当虑其门户有病,血不回运如常。有停滞妄流而为膨胀者,有累肺而咳嗽、难呼吸或喘者,有累脑而昏蒙头疼、中风慌怯者,有累肝而血聚积满溢者,有累胃不易消化、食后不安、心更跳者,皆心病之关系也。若心自不病,但因思虑过多,或读书太劳,或用力过度,或惊惧喜怒失度,或色欲醉饱无节,或泄泻失血或多食泻药,或夜失睡,在妇女或因月事不调,凡遇此等心跳病,医者应审察致病之由。如因房劳者,令戒房事。因饮食者,戒口止酒,更服黄连水、樟脑酒以安心,服鸡那或铁酒以补虚弱,戒勤劳行动,常平卧以安身体,游玩散步以适情意,停止工作以养精神,此治心跳良法也。若胸胁骨之下有时动悸,人或疑为心跳,其实因胃不消化,内有风气,与心跳病无涉,虚弱人及妇女患者最多,略服补胃及微利药可也。若饮食太少,或更过于菲薄,亦可令心跳,宜服鸡那及铁酒,兼多食肉为宜。

 
  按:西人论心跳证有真假,真者手扪之实觉其跳,假者手扪之不觉其跳。其真跳者又分两种:一为心体自病,若心房门户变大、小、窄、阔之类,可用定心汤,将方中乳香、没药皆改用三钱,更加当归、丹参各三钱;一为心自不病,因身弱而累心致跳,当用第一卷治劳瘵诸方治之。至假心跳即怔忡证也。其收发血脉之动力,非大于常率,,故以手扪之不觉其跳。特因气血虚而神明亦虚,即心之寻常舒缩,徐徐跳动,神明当之,亦若有冲激之势,多生惊恐。
 
  此等证治以定心汤时,磨取铁锈水煎药更佳。至于用铁锈之说,不但如西人之说,取其能补血分,实藉其镇重之力以安心神也。第七卷载有一味铁养汤,细观方后治验诸案,自知铁锈之妙用。惟怔忡由于大气下陷者,断不宜用。
 
  又按:西人谓人之知觉运动,皆脑气筋(东人名脑髓神经)主之。遂谓人神明皆在于脑而与心无涉,且设法能即物之脑而实验之。然西人凡事必实验而后信,若心之能知觉与否,固不能若脑之可实验也。《内经》谓:“心者君心之官,神明出焉。”又谓:“神游上丹田,在泥丸宫下。”夫脑之中心点,即泥丸宫也。古文“思”字作“息”,上从“囟”,即顶门骨。徐氏《说文》释此字谓“自囟至心如丝相贯不绝",是知心与脑相辅而成思。而自脑至心,皆为神明之所贯彻普照也。
 
  此理也,即可以西人之说证之。西人谓脑之左右,各有血脉管两支分布,两支在前,两支在后,此管由心而出,运血养脑,以全体之血计之,脑得七分之一。由其所言形迹论之,心与脑显然相通,岂神明之于中者,犹有隔阂而不相通乎!
 
  又丁韪良者,西人之甚博雅者,曾为同文馆之总教习。然其人于中书亦甚有研究工夫,故所著《天道溯源》一书,凡论思想处,皆归于心,而不仍西人之旧说,此诚研究中书而有得者也。
 
  又明金正希日:“人见一物必留一影于脑中。”此言人脑中如摄影镜子一般,此理虽无处可实验,而实确有可信。愚于此语悟得心与脑虽功用相辅助,有时亦有偏重于一部之时。如人追忆往事,恒作抬头想象之状,此凝神于脑,以印证旧留之影也。若研究新理,恒作低头默思之状,此凝神于心,无所依傍以期深造也。
 
  更以愚自体验者明之。愚素留心算学,而未谙西法,欲学之又无师承。岁在丁酉,遂自购代数、几何诸书,朝夕研究,渐能通晓。而每当食蒜之后研究算学,即觉心上若有蛛丝细网幂住,与算理即有膈膜,因此不敢食蒜。且人陡遇惊恐甚剧之事即心中怔忡,或至手扪之亦觉其跳动。若谓神不在心,何他处不跳动乎!若谓伤脑其人即无知觉,试问果伤其心,其人亦复能知觉乎?
创建时间:2021-08-03 15:35
浏览量:0
收藏

注: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、验方、偏方等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,不能作为处方,请勿盲目试用,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!

版权声明:我们注重分享,文章、图片、视频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异议,请告知小编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我们将近几年来发表在国内医学期刊和内部资料中的经典医案、单方、验方及民间偏方加以筛选,把其中经过临床验证、疗效显著的整理汇集成文,关注右边公众号,每天都有精彩文章与您见面哟

首页    张锡纯    张锡纯:正心汤
收藏

中医医案

收藏

验方

张锡纯